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門衛逼奸的女大学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被門衛逼奸的女大学生
靠!怎麼會事。我立刻想到了傳達室,他會不會帶她到傳達室?幸好,傳達室位於建築這一面的中間部分,等他們出了門,我立刻蹑手蹑腳的轉移到傳達室窗下,窗戶開著,當然有窗簾,我聽到裡面關門的聲音,傳達室隔開了兩個部分,靠窗這一面是老楊休息的地方,我曾經進去過一次,裡面很小,一張單人床,一個茶幾,一把籐椅,裡面就沒什麼空地了,從窗簾縫隙向裡望,剛好劉麗推開小門走了進來,老楊隨後跟進來關上房門,老楊此時完全沒有了平時老實巴交的樣子,他立刻抓住劉麗的肩膀把她推倒在窄小的單人床上,此時劉麗認命似的縮著身子任其擺布。

  好好的干嘛轉移到這裡來啊?繼爾又立刻明白了,因為有晚歸的學生,為了方便管理員的工作。此時老楊開始迫不及待的脫劉麗的衣服,不一會兒,劉麗已經被扒的一絲不掛了,裡面40瓦的日光燈照得很亮。少女赤裸的身體白的耀眼,老楊也很快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黝黑瘦小的身體形成強烈的反差,不是親眼所見,我絕不會把這兩個人聯系到一起,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一個是漂亮高雅的大學女生,一個是龌龊下賤的看門老頭,不公平!我心裡狂叫著!但這樣的情況又令我十分興奮,下面的兄弟脹的發痛。

  老楊已經開始了進一步的行動,他毫不猶豫的扒開劉麗的雙腿,雙手在她下身胡抓亂摸,然後把頭埋進少女被大大分開的雙腿中間,立刻從那裡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這老頭兒此刻正很賣力的舔著少女的陰部,一個花白的頭顱在雪白的大腿中間扭動。我觀看的角度正好在側面,偶爾可以看到老頭的舌頭在陰部舔噬的樣子。老頭舔得很仔細,一會兒是從上到下順著陰唇的裂縫滑動,一會又湊上去啪嗒啪嗒的用力吸吮,大腿根部粘滿了老頭的口水,閃著淫糜的光澤。此時老頭的雙手也沒閒著,從側面抱緊少女的屁股,一邊撫摸,一邊或輕或重的拍打,發出啪啪的響聲。我這邊早已經忍不住了,手裡抓著老二,急速的搓啊搓,不一會兒就射了,我抽回身清理好。深深的呼吸幾次定了定神,現在沒那麼難受了,繼續向裡面張望。老楊已經停止了剛才的動作,戰場移到了那張籐椅上,老楊正擺弄著劉麗的身體,把她按倒在椅子上,抓起兩條腿分開搭在扶手上。日他的媽,老家伙還真會玩兒啊!

  椅子正對著窗口,離我的眼睛最多兩米的距離,我們漂亮的女系花此刻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袒露著一絲不掛的身體軟綿綿的躺倒在寬大的籐椅上,大腿被分開到極限,從陰部到肛門的深色部位展露無疑,陰毛不是很密,可以清楚的看到微微張開的粉紅色陰唇和緊閉的淺褐色肛門。正當我仔細觀察的時候。老楊黑炭般的身體忽然擋住了我的視線,看樣子他要開始打炮了。

  老楊單腿跪在女大學生赤裸裸的身體前面,由於他身體短小,這樣的位置剛好適合他插入,老楊背對這窗戶這邊,左手抓著她的腳腕,右手伸到前面,不知道是在摸少女的陰部還是抓自己的肉棒,只見倒他右臂動了幾下,然後黑瘦精干的屁股向劉麗的身體壓了過去,劉麗喉嚨裡發出了很大的一聲呻吟。老頭見狀微微抬起身,從他胯下露出了兩人身體交合的部分。只見一根黑黝黝的肉棒緊緊的插在少女的陰部,兩片撐得幾乎裂開來似的陰唇緊緊含著粗大的肉棒。我這時才發現老楊的家伙尺碼還真夠大。老楊伸手抓起床上少女的內褲,揉成一團塞進劉麗嘴裡,過程中下面的大肉棒一直貪婪的插在少女陰道裡,等堵住了少女的嘴,他重新調整好姿勢,這下又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只能想象前面的光景,我下面剛剛軟下去的老二不知不覺又挺了起了,隱隱作痛。

  老楊開始緩慢的擺動屁股,劉麗發出低悶痛苦的呻吟,兩條腿不停的顫抖,看得出來她在忍受著劇烈的疼痛,老楊似乎有點憐香惜玉之心,此刻他的動作很緩慢,更多的是緊緊貼住劉麗的身體微微的蠕動,雙手也在前面我看不到的地方活動,我只能看到一個黑瘦身體兩邊兩條雪白的腿在不停的顫抖。我不禁暗罵死老頭太無能,換了我早就忍不住狂插一通了,老家伙是不是年老體衰啊?就這樣過了足有五分钟,劉麗發出的聲音漸漸變小,也聽不出那份痛苦了,大概她的身體已經適應了疼痛了吧,此時老楊似乎突然來了精神,屁股開始逐漸加大擺動的幅度,但還是看不出明顯抽插的動作,有這樣持續了一會,老頭終於開始了快速而且大幅度的抽插,籐椅被弄得發出有節奏的吱呀聲,肉體撞擊發出的啪啪聲漸漸變得響亮。老家伙不動不要緊,動起來還真嚇人,動作的頻率和力量讓我吃驚。原來老楊還真有一套,想象自己的狀況,我不禁有點自卑。

  老楊就這樣持續了大約十多分钟的光景,然後抱起少女軟綿綿的身體挪到床邊。把她屁股放在床沿上,兩條雪白的大腿搭在床外面,這樣一來本來就凸起的陰阜更顯得突出。老楊站在她雙腿間,黑得發亮的肉棒正好對准陰道口,此時兩人全身布滿了汗水,性器也粘滿了亮晶晶的液體,應該不全是汗水吧,看樣子劉麗的身體在生理的強烈刺激下已經開始興奮起來了,陰部已滿是粘稠的液體,稀疏的陰毛也一撮一撮的貼在小腹上,一片狼籍。

  這個角度是最適合我這裡觀看的,老楊重新把肉棒插進了女大學生的陰道,這次我看到了插進去的全過程,老楊似乎對女人的生理結構特別熟悉,他十分麻利的托住肉棒,身體前傾,黑粗黑粗的肉棒立刻埋進了劉麗的身體裡,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不久後的某一天,當我告別我的處男之身的時候,緊要關頭我摸摸索索搞了好半天才把我的寶貝塞進了一個女學生的陰道裡,回想起來當時真是狼狽之極),此時陰道口外面還剩一寸多長,但是從劉麗喉嚨裡發出痛苦的呻吟的聲音,好像到了她所能忍受的極限,露在外面的黑色肉棒襯托的雪白肌膚更加耀眼。

  這次的他動作不快,幅度卻很大,每次都是幾乎快要把肉棒整個都抽出來的時候停下來,留住半個龜頭在裡面,用手指在陰唇上揉搓,然後再把肉棒緩緩的一插到底,直到兩人的恥部都緊密貼在一起,然後老頭就保持這樣的姿勢擺動幾下屁股,像磨墨一樣讓兩人的恥股來回摩擦。我真服了老楊面對這樣漂亮的女大學生還能有如此大的耐性,他不慌不忙,一次又一次的做著有節奏的運動。漸漸的這樣深入淺出百余下之後,劉麗本來任其擺布的身體漸漸開始逐漸扭動起來,呻吟聲也漸漸變得迷離,充滿雌性的誘惑。這時候老楊伸手取出了塞在她嘴裡的內褲,她發出的叫聲沒有了剛開始那麼響亮,老頭似乎不再擔心她會發出太大聲了,同時開始加快節奏,剛剛以很快的速度插了五六次,

  就在此時,房間忽然裡響起叮呤叮呤的聲音。

  嚇了我一跳,趕緊縮回頭。哦,有晚歸的學生,老頭嘴裡咕哝著:“日XXX呦,又是哪個龜兒子。”等我再次探頭向裡看的時候,裡面只剩下了劉麗一個人赤條條的躺在床上,像昏過去了一樣一動不動,只是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隨著呼吸微微顫動。

  直到此時,我也不敢相信剛才的情景是真實的,惶惶忽忽的猶如在做夢一般,我瞪大雙眼仔細的看著一米多遠處女人汗津津光溜溜的肉體,每個部位都清清楚楚映入眼簾,這可是我們得系花呀!是那種在我們心目中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的天使啊!我以前想都想象不到她赤身裸體的樣子。剛才兩具肉體纏在一起蠕動的情景卻又歷歷在目,我一邊仔細審視著她身體每一個隱秘的部位一邊抓住自己肉棒揉搓。

  外屋外面響起喧嘩的聲音,好像是晚歸的學生在低聲下氣的道歉,聲音很快就消失了。隨著門吱扭一聲打開,老楊精干的身體又出現了。他很快的再次脫掉大褲衩,粗大的肉棒還沒有完全軟化,他抓著肉棒貼在劉麗陰唇上來回揉搓。我眼見著那只粗大的肉棒迅速勃起,然後他用十分熟練的動作插進了她的身體,這一次不像剛才那麼慢吞吞的了,而是長時間快速而有力的抽插,和女大學生豐滿雪白的身體對比起來,又黑又小的老楊活像一只好動的猴子,抱著我們的系花豐滿的身體上竄下跳,景象透著幾分滑稽。一時間,肉與肉拍打的啪啪聲床板的吱吱聲混合著少女的呻吟,一幅極度震撼的活春宮在我眼前上演著。

  一會兒的功夫,兩人蠕動的身體已經從床上移到了地板上,女大學生像狗一樣四腳著地趴著,屁股高高的挺起,老楊從後面緊緊抱著少女的腰,啪啪的撞擊著她的屁股,她的一對乳房更顯得豐滿,隨著身體劇烈的擺動。他身上流出的汗水啪嗒啪嗒的滴在少女背上,混合著她的汗水一起的滴到地板上。老楊似乎很喜歡這姿勢,臉部已經興奮的扭曲變了形,呼吸也開始變的急促,他的手掌一邊拍打少女雪白的屁股,發出清脆的啪啪聲,一邊馬不停蹄的大力快速抽插,本來雪白的屁股被拍變得紅通通的,此時劉麗的嘴裡只剩下了雌獸一樣低低的嗚嗚聲。似乎到最後關口了,老楊加大了力量,兩人的身體隨著老楊大力動作慢慢的在地板上向前移動,很快她的頭就被頂在了窗下面的牆上,她雙手撐住牆,上半身失去了支撐完全爬到了地上,但是豐滿的屁股依然高高的挺著,抵擋大力的沖擊,難以想象她的身體有如此的柔韌度。這時候她的屁股距我不過兩尺,我伸出手就能摸到。我正好從窗簾下邊的縫隙往裡,看不到老楊的臉了只看見他胸以下的部分,從我這裡看過去二人聯成一體的器官暴露無遺,由於她的陰唇並非很肥滿的那種,遠一點看得不太仔細,這時候才看清楚,她陰部被粗大的陰莖貫穿,嬌嫩的陰唇已經變的血紅,隨著陰莖抽插也一起卷進翻出,粘滑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老楊的動作依然快速而有力,好像要把她的身體洞穿似的。看著這樣的光景,我只覺得血往上湧,幾乎沖動的發出聲音。一只手也更瘋狂的搓動自己的肉棒,快感很快蔓延全身,我強忍住沒有叫出聲來,再一次把精液射到了距劉麗的臉只有一牆之隔的牆上。

  很快的,老頭兒也似乎到了極限,喘氣聲如老牛,隨著一聲悶哼,老頭身體停止了聳動,抱緊胯下渾圓的屁股趴在少女背上,直到擠盡最後一滴精液......

  老楊爽完了都捨不得離開女大學生的身體,繼續抱著她身體,上下其手撫摸那滑膩柔軟的肌膚。他把處於昏迷中的女大學生的身體扳過來仰面朝天的躺在地板上,一面撫摸那對白嫩的乳房一面湊上去親吻她的臉頰,貪婪的品嘗女大學生紅潤的嘴唇。撇開二人的身份,此時的他們更像是一對新婚恩愛的夫婦,似乎是一位新婚少婦在接受丈夫親密的愛撫,嘴裡發出十分愉悅受用的嬌喘聲。

  看一下時間,現在已是深夜兩點多钟了,算起來老頭竟然搞了幾近兩個小時,我不禁暗自佩服老家伙的旺盛戰斗力。戰斗結束了。可我怎麼捨得就此離開啊!裡面劉麗還是全身赤條條的晾著呢!此等難得一見得美景怎肯就此放過?


  【完】